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论文集锦 >

境外新兴宗教与神秘膜拜渗透的现状与对策

时间:2021-11-29 10:1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 作者:涂建华 点击:
我们必须提高国家意识形态安全意识,加强科学普及,健全制度提高技术以抵制境外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渗透,打击精神传销。
   新兴宗教,泛指“一些随着世界现代化进程而出现的,脱离传统宗教常规并提出了某些新的教义或礼仪的宗教运动和宗教团体”,即英文所称Cult,意为 “崇拜”或“膜拜”。因此在中文表述中的“新兴宗教”与“神秘膜拜”,在英文中均指向Cult。取缔法轮功以来,我国学者在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研究领域获得的学术话语,使Cult专指“邪教”的观点得到了国际学术界的认可。新兴宗教(new religious movement)在语义上与传统宗教相对应,其概念至迟出现在20世纪60-70年代,如统一教、科学教和超越冥想,其源头在欧美历时已久,但是由于传播延时,在我国登陆却是新近的事,故有“新兴”之谓。至于晚近的新宗教,宗教社会学界认为是在“新兴宗教”基础上出新,故再细分出“新新宗教”(new new religious movement)。对于中国大陆群众而言,相关组织进行本土化包装改造后出现了新面貌或新变体,更拓展出了新的传播途径,不可谓不新。如超越冥想创办的玛赫西管理大学近年来在中国的招生项目等,更加隐蔽。至迟在2008年,我国媒体出现了指称通过精神控制诈骗敛财的新词“精神传销”,使新兴宗教神秘膜拜话语更加丰富。因此本文不避繁复同时采用新兴宗教、神秘膜拜和邪教来阐述我们的观点,在总括性表述里则采用“精神传销”以模糊三者的界线。因为不论三者的政治态度和法律地位如何,他们的世界观和方法论都是唯心主义的,而本研究的目的正是全视角讨论这些现象的存在形式、渗透途径和对策,而不是纠结于新兴宗教、神秘膜拜和邪教三者的细微差别。
      一、境外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种种
      本研究所依据的调查数据,是课题组成员历时两年潜伏在30个邪教群、与超过500名邪教信徒交流获得的第一手资料。通过实地调查,结合学界观点,我们认为新兴宗教可以分为宗教外道和伪科学邪教两类,其概况及特点如下。
      第一,新兴宗教依附传统宗教构建歪理邪说。
      儒道释外道是我国邪教的重要品种,他们多属内生,但也有部分原生于境外。儒道释外道境外源头主要是港台地区和东南亚。从陈大惠、净空的封建国学,南怀瑾、曾仕强的神秘国学,翟鸿燊、刘一秒的应用国学等,可以看出附儒外道的内外勾结。刘丰则将国学和西方灵修邪教理论结合编造出广义能量场、N-1维空间理论。附佛外道在互联网上宣传并落地传教,其数量之大由互联网上一则“129个附佛外道”的清单可见一斑。民间反邪教者称“北京有三十万假仁波切” ,可见附佛外道已引起社会关注。附基督教邪教是宗教异端大户,我们熟知的三赎基督、蒙头教、血水圣灵、摄理教、统一教和新天地等均属此列。
      作为宗教的瑜伽有佛教瑜伽宗,作为邪教的瑜伽可以看作是瑜伽宗外道,如合一大学、唯识深层沟通、奥姆真理教和奥修唯一教等。霎哈嘉瑜伽、奎师那知觉运动、奉爱瑜伽和合一瑜伽在我国均有经营。奥修是登录我国大陆最成功的瑜伽邪教头目,被捧为圣人和灵魂导师。赛安慈、许宜铭、林建雄和廖阅鹏等是知名的瑜伽邪说传播者,他们打着身心灵、催眠和心理辅导的旗号,传播歪理邪说。
      灵修是灵学的技术化。灵修以心灵、疗愈、宇宙能量、前世来生和催眠为主题,打着亲子教育、夫妻关系、女性提升、孝道、传统文化、企业管理、潜能开发和公益慈善的旗号,通过免费讲座招揽信徒,再步步引诱信徒购买高价课程。一些灵修以提高学习成绩为幌子引诱中小学生,危害极大。
      第二,伪科学是众多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的理论基础。
      邪教是“冒用宗教、气功或者以其他名义建立,神化、鼓吹首要分子,利用制造、散布迷信邪说等手段蛊惑、蒙骗他人,发展、控制成员,危害社会的非法组织”,这个通用定义中并无“伪科学”一词。现在,当邪教的形成机制和发展路径被研究得更加透彻,邪教的伪科学本质已被学术界公认,加入“伪科学”以定义邪教的时机已经成熟。科学教的歪理邪说是心理学和唯心主义哲学的粗糙糅合,充斥着伪科学的论断和巫师的呓语,如教义书《戴尼提》中反复提到一个事例:一个不想要孩子的父亲因怕妻子怀孕而对之拳打脚踢,并同时大骂“我娶你的时候你就不是处女,我早就该宰了你!现在你怀孕了,滚!”当时,“该姑娘在处于胎儿期的第五周时。仅仅受孕五周的胎儿便感知了父亲的这些‘声像’,而且到二十多年后还受着这一印痕的指令!” 如此等等,莫名其妙。
      唯识深层沟通、银河联邦和雷尔利安运动,都是科学教的变种。这些邪教的共同特点是宣扬外星人神秘和心灵的“沟通”与“觉醒”。郑辉银河联邦源自德国“昴宿星人” (Alaje from the Pleiades)末日邪教组织。银河联邦教义糅合基督教、灵修、末日论、脉轮能量、心灵感应和冥想等诸多元素,银河联邦、昴宿星人、能量、五次元等大量科幻词语充斥教义,并利用麦田怪圈、UFO等神秘事件显示神迹。在中国经由直接的邪教传播和UFO伪科普影响了巨大的神秘信仰群体,其意识形态的认同和追逐造成了信众的邪教意识,加上实地讲座培训,形成了林林总总深入基层遍及全国的邪教组织网络。
      外星人邪教是以外星人作为噱头的邪教,它宣扬外星人即将来临,地球处于负面外星人和共济会控制中,正义外星人银河联盟要解救人类等等,如科学教、雷尔教、柯博拉教、光与爱体系、克里希纳、一的法则、昴宿星邪教和凯史科技等,此外还有各类大天使邪教。雷尔邪教《来自外星人的资讯》《来自宇宙的一封信》集外星人邪说之大成;昴宿星邪教的宣传片经由觉醒字幕组等翻译推介后在网络广泛传播:用“昴宿星人”百度搜索可获979000个结果,其中大多属于昴宿星邪教内容。中国较大的外星人邪教团队有黄金时代团队、准备转变、U2觉醒、笑笑学进等几十个。郑辉 2013年加入“银河联邦”邪教后自立门户,称自己是女佛祖,印制《轻轻松松就成佛》敛财骗人。外星人邪教还组织信徒冥想、为地球疗愈以实现全人类的扬升,或要求信徒购买石头埋到各大旅游景点,为大天使降临提供基地。
      第三,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常常是宗教外道和伪科学邪教的统一。
      宗教外道和伪科学邪教两分法是相对的,伪科学邪教很乐意糅合宗教的内容以充实自己,如雷尔教、霎哈嘉瑜伽、奥修和科学教等就是伪科学和灵学的混合体,这些邪教不乏真正懂得心理学者,因而更能网罗信徒并控制他们,如宣称他们的目的是让你获得内心的安宁、幸福、快乐和爱,这些正是信徒的追求。邪教信徒一般是无助的、弱势的、内敛的群体,他们的基本需求就是改变自己,只是在邪教主的鼓动和“提升”下才敢妄言改变宇宙。为了网罗信徒,邪教会设计一条简单易行的入门路线,即通过自我修炼达到自我完善。当信徒认为自我修炼可以达到目的时,他们又被告知需要在导师的指点和引导下才能提升。教主是打通信徒与幸福、信徒与神最后一公里的使者。在这里,神可以是耶稣、佛、老子、耶洛因,也可以借用宗教的神或历史人物的道成肉身进而变成教主自己。如“创造丰盛”张馨月自称武则天或者慈禧转世。如何让信徒的钱财源源不断地流入教主的腰包呢?教主给出的逻辑是:第一,信徒追求的是内心的安宁幸福和高层次,因此钱财是无用的,放弃物质利益放弃自我而得到精神的提升是值得的,因此,信徒会要自觉捐献财物、甚至“放弃生死”。第二,导师即教主是高尚的,因此他不在乎你的钱财。但是他可以作为中间环节,接受你的奉献并把它交给神。如,张馨月就宣称自己不敛财,不敛财的证据是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有多少财产,或者告诉信徒她已经那样有钱了还要钱干什么?但是,不敛财却收财无论如何是说不通的,于是邪教说我接受你的钱财或美色是想考验你的虔诚,坚定你的意志,替你消灾。心灵培训、精神传销更直接用世俗的做法,把收取钱财变换成收取昂贵的报名费、辅导费和引导费,把发展对象瞄准有钱人、特别是有钱又寂寞的中老年女性。伪科学不仅具有科学面具,而且常常经由科学界的人士来传播,因而更具欺骗性。高歌狂论“神通”,自称“教授”的修茹琳,将“灵修”报告开进了清华大学校园,而如朱清时到处宣讲的“量子佛学”,如此种种,说明宗教外道常常与伪科学完美合一。
      二、新兴宗教神秘膜拜载体和渗透途径
      境外渗透是我国邪教的主要来源。政府定性的 15 种邪教有7 种是从境外传入的,其中天父的儿女和灵仙真佛宗来自美国,统一教、达米宣教会和世界以利亚福音宣教会来自韩国,观音法门来自中国台湾,新约教会来自中国香港和中国台湾,呼喊派则是中国出口美国后转内销的邪教。而新兴宗教与神秘膜拜的外延,要比“邪教”大得多,如灵修、雷尔利安运动、外星人信仰及多种瑜伽组织,这些均为境外渗入。
      组织渗透和文化渗透是境外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渗透的主要形式。
      第一,组织渗透是邪教传播的传统路径。
      韩国是我国的海上邻国,交往的便利使多种新兴宗教直接由韩国信徒或在韩国受训后的中国信徒在我国落地传教。
      “新天地教会”由韩国人李万熙于1984年3月14日建立。据称,韩国新天地入教人数为17万,加上正在受训者,人数约为20万。 “新天地”有多个外围组织,其雅各支派、安德烈支派2002年进入我国,在北京、上海、广州、青岛、大连、沈阳等城市和黑龙江省、吉林省全境有多个分支。“新天地”以“公益社团”名义和“帮助”、“爱”、“和平”为借口非法传教。他们在各大高校组建“街舞社团”引诱青年学生、教职员工等高级知识分子入教,或以户外摄影、学习韩语、免费学习《圣经》、同城交友为幌子勾引青年人。教外群众一旦上钩,就由“福音房”“神学院”逐级培训以洗脑,如洗脑成功,“新天地”就要求信徒提交身份证、户口簿等个人及家庭信息,正式入教。2015年12月,“新天地”在太原组建“照亮和平的天空”公益组织、在上海推出“晨星志愿公益社团”以传教。2016年7月,杭州市基督教崇一堂发现“新天地”成员在教会周边活动。自2017年以来,北京、黑龙江、辽宁等多地出手,依法取缔非法组织“新天地”
      中国台湾人洪南州1994年创立创建的“心室解构”通过伪心理学进行灵修的伪科学邪教并传入大陆,其教义包括“万物皆有佛性,走出观念,还原本我”等观点,信徒通常会放弃工作离开家庭、常念“我有观念”以“寻找生命的出口”。 粗略估计大陆接受“心室解构”培训者有10万之众。在受到信徒家属的联合抵制和管理层的注意后,该邪教改用书画展览的方式发展信徒,目前该邪教在昆山等地以“谈话”方式发展信徒。
      任何邪教的最终传授都是落地聚众的,理论先行的外星人邪教骨干马晓晓就是如此。马晓晓以世界华人UFO联合会的理事兼法律顾问、京津冀飞碟探索研究中心飞碟信息调查研究员身份在网络传播外星人邪说。“世界华人UFO联合会”网站显示,这个境外非政府组织在我国境内设立分会进行非法活动,其核心信仰充斥着神秘主义的遐想和伪科学的自说自话。马晓晓在“星空学院直播间”作“遇到了外星人系列主题分享”,介绍自己与外星人、释迦牟尼佛、大日如来、弥勒佛、观音菩萨、地藏菩萨、普贤菩萨、耶酥、造物主的见面沟通,诸神和外星人赋予了她的特殊使命,是让整个地球人“扬升”“觉醒”,引领“万教归一”。 “银河联邦”郑辉将境外邪教柯博拉(Cobra)“银河联盟”邪说和德国末日邪教组织“昴宿星人”(Alaje from the Pleiades)加入佛教概念,在几个月内就发展数万名信徒, 2015年7月被广西南宁市清秀区人民法院依法判定为邪教。
      第二,意识形态安全漏洞是境外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侵入的主要原因
      作为以马克思主义为指导中国共产党领导的社会主义国家,意识形态安全始终是国之重任需要警钟长鸣,但是百密一疏仍然给神秘文化以可乘之机。境外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文化渗透是突破意识形态安全防线的结果。其突破的方式主要有四种。其一,境外神秘文化的强势侵入。不可否认,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基督教文化和以韩国为首的“亚洲四小龙”的东方神秘主义文化在改革开放以来的很长一段时间内,都具有倚经济实力强势侵入我国的能力。境外新兴宗教利用经济基础努力扩展自己意识形态地位,消解中华文化。好莱坞大片和“韩流”在我国持续热潮是境外文化侵入的明证。其二,政治、经济和文化交流的夹带。美元作为强势的国际货币把财富意识灌输给我们的同时也把美元上精心嵌入的警句“In God We Trust”(我们信仰上帝)灌输给了追逐财富的国人,而开放的中国在宗教信仰自由的宪法精神下对于宗教的接纳会同时导致邪教入侵。邪教在本质上也是宗教,邪教之所以能够通行是因为具有一定的信众基础,我国复杂的意识形态民情中不乏邪教生长的土壤,使新兴宗教侵入我国成为可能。以外交名义来到中国的莫迪不忘吹嘘印度瑜伽,这种文化渲染势必撩起信仰者的热情。其三,“海归”携带。在我国高校活跃着多个“文化传教”“学术传教”群体,他们在传播传统宗教的同时,也热衷传播神秘膜拜文化。郑辉在职攻读了美国圣里奥大学博士学位,虽不算真正的海归,却创建了真正的邪教。其四,主动引进。如科学教派、奉爱瑜伽和奥修。我国出版部门大量引进的伪科学著作或新兴宗教教义书,是新兴宗教渗透的舆论基础、思想基础和文化载体。如,霎哈嘉瑜在我国落地经历了一个“主动引进”的过程。1995年9月,霎哈嘉瑜伽创立者锡吕·玛塔吉应邀到在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发言谈论和平,并首次在北京主持霎哈嘉瑜伽座谈会。1996年9月,锡吕·玛塔吉又应邀参加北京国际癫痫症会议,并与中医药管理局签订协议,共同研究如何将霎哈嘉瑜伽运用于国民的健康保健用途。而这个莅临世界妇女大会的组织,此前已遭到世界妇女大会的批评。2014年3月10日至21日,“妇女地位委员会第五十八届会议”第四次妇女问题世界会议以及题为“2000年妇女:二十一世纪两性平等、发展与和平”的大会特别会议的后续行动,提出了一个“重大关切领域战略目标和行动的执行情况以及进一步的行动和倡议”。这个行动和倡议指出,霎哈嘉瑜伽强制“未成年儿童与母亲隔离,便于儿童之间的相互教化”,雷尔运动强调“权威人士应积极发挥其才能,服务教派及首领思想,抛弃一切自由意志与科学界的未来”,为此,科学教和真光教等“集权教派可以渗透教育体系,以潜伏的方式传播教义”
      第三,传统出版物和互联网是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的载体
      书籍是人类进步的阶梯,这是对先进文化的比喻。对于落后文化,书籍也可以是人类进步的羁绊。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正是以其神秘主义的教义书得以传播的。传统出版物和互联网是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文化的载体。
      中国当代境外神秘文化渗透是伴随着改革开放国外伪科学书籍的推介出版而来的。改革开放之初,大批国外神秘主义著作在我国出版,受到追捧,如“探索未知世界丛书”“世界伟大考古纪实报告”等,林林总总几十种,一时洛阳纸贵。中国青年出版社和金城出版社等出版社出版的埃利希•冯•丹尼肯伪科学书籍有22本之多,《戴尼提——自我心理调节技术》和奥修作品等心灵邪教书籍更受到多家出版社的青睐。与此同时,音像传播随技术的进步和电视、网络的普及成为传统出版的重要补充。张蕙兰在电视上向全国观众普及瑜伽,成为改革开放后中国瑜伽健身热的滥觞。此后霎仁瑜伽、奎师那在我国大肆传播,至今风光无限。虽然,以上邪教书籍得以出版是因定性争议期间出版社抢占了先机,但主管部门审查不严难辞其咎。雷尔邪教的教义通过非法出版的书籍和电子读物进入中国,通过网络互动网罗信徒。该邪教骨干积极在网络上进行渗透,在QQ、微博、贴吧 、微信、甚至优酷视频和豆瓣等媒体进行大肆传教。
       对于定性的邪教书籍的抵制具有可操作性,而模棱两可邪说的出版限制就只能依赖学者成果的舆论导向,由出版行业自律来实现。如《遇见未知的自己》(张德芬,湖南文艺出版社,2008年),初看是一本剖析细致入微观点自成体系的心理学著作,而实际上是一部指导心灵修行的伪心理学毒鸡汤。行业自律是一种崇高境界,而有令不行有禁不止的现象在邪教传播中时有发生。1995年5月10日,国家新闻出版署发布《关于不得出版“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的宗教图书的通知》指出,“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以“奎师那”为神,以所谓“新兴科学”为名,要人们修行以达到“灵魂不死”的境界,其在我国的传教违反了《宪法》和《境外外国人宗教活动管理规定》,故不准出版《博伽梵歌》《博伽瓦谭》等奎师那瑜伽经典,正在印刷或正在销售的要立即停止印刷、发行。但是,目前市场上多个版本的《博伽梵歌》都出版在“通知”之后。奥修邪教的著作由三联书店等出版社出版,总数达3个系列20多种。关于奥修的邪教性质,学术界和媒体早有声音,如记者赵武平等人撰文指出其邪教性质,但是奥修的邪说依然得以出版。
      三、阻断境外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渗透的对策
      阻断文化渗透的实践,是人类社会发展的永恒话题,其方法简单明了亘古皆然,一如医药,以建立思想防线提高机体免疫力治未病,以对症下药头痛医头足痛医足治已病,即切断外来文化的来路以防范于未然,摧毁外来文化的温床以湮灭于已然。
      信息技术对于时代的冲击是如此迅猛,以至于仿佛一觉醒来,意识形态的国门就已被邪教洞开,原来各种具有明确国籍的思想文化意识思潮如洪水漫灌进入任何一国如入无人之境,所有的思潮都应了那句“只有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名言。网络防火墙屡屡被攻破,强攻的或走私的、被动接受或主动贩卖,现代化真正实现了“思想冲破牢笼”,推特、抖音、QQ、微信,有线的网络和无线的电波,意识形态的保卫受到了空前的挑战。但是,没有一项技术是没有对立面的,意识形态的防火墙可以由意识形态自身去建立,互联网技术的攻击可以由互联网技术抵御。这就是对待新兴宗教渗透的两个方法。
      第一,科学普及以筑牢意识形态壁垒。
      中国共产党百年奋斗和中国人民七十多年努力所取得的成果来之不易,饮水思源,这是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坚守的胜利。因此,站在国家意识形态安全的高位,我们要牢固树立意识形态安全意识,筑牢马克思主义意识形态的钢铁长城。同时,我们要通过人文社会科学普及提高人们的意识形态防范意识,铲除人们的神秘主义意识形态信仰基础。
      一直以来,马克思主义的灌输和坚守是我国意识形态稳固的基础,毛泽东思想、邓小平理论、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和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是我国社会主义事业中建立起来的中国化的马克思主义,我们一定要坚守并继续推动马克思主义与中国未来的形势发展相结合。要实践意识形态建设的最新成果,按照建党百年之际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新时代加强和改进思想政治工作的意见》深入开展思想政治教育。“坚持用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武装全党、教育人民,健全用党的创新理论武装全党、教育人民工作体系,增进对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的政治认同、思想认同、理论认同、情感认同。推动理想信念教育常态化制度化,广泛开展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和中国梦宣传教育,弘扬民族精神和时代精神,加强爱国主义、集体主义、社会主义教育,加强马克思主义唯物论和无神论教育。”
      针对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问题,要进行党的宗教政策宣传和马克思主义无神论教育。“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更遑论“新兴宗教”,这是对党员的基本要求和对普通群众的高标准严要求。习近平总书记在2016年4月全国宗教工作会议上的讲话指出:“共产党员要做坚定的马克思主义无神论者,严守党章规定,坚定理想信念,牢记党的宗旨,绝不能在宗教中寻找自己的价值和信念。” 要深刻认识宪法赋予的信仰自由和现实生活中信仰的“不自由”的辩证法,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习近平同志指出:“积极引导宗教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是要引导信教群众热爱祖国、热爱人民,维护祖国统一,维护中华民族大团结,服从服务于国家最高利益和中华民族整体利益;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拥护社会主义制度,坚持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积极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弘扬中华文化,努力把宗教教义同中华文化相融合;遵守国家法律法规,自觉接受国家依法管理;投身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贡献力量。” 这些基本要求,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根本无法做到,因此,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不具备被引导的前提。对待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只能依法遏制和打击。
      要重视在科学领域卓有成果的科学家跨行表态问题,加强对科学工作者的唯物辩证法教育和职业道德教育,促使科学界道德自律、自省和自尊。
      要通过自然科学的普及提高全民族的科学素质,培养实证精神,反对伪科学,以科学抵御怪力乱神。要通过科普让人们认识到科普与科幻、现实与幻想的区别,以免易感人群沉湎于科幻之中最终误入邪教。
      第二,加强管理依法打击精神传销。
      要厘清管理主体和打击客体、依法管理精准打击。
      国家安全、公共安全、网络信息、广播电视新闻出版、宣传教育、体育文化和宗教管理部门是抵制境外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渗透的主体,要各司其责担当重任。信息公司、网站、培训机构、民间组织、新兴宗教和神秘膜拜组织是精神传销的载体,对于合法者要加强管理,对于违规者要责令整改,对于非法者要坚决取缔。只有这样,我们才能拒邪于国门之外,灭邪于国门之内。为此,主体责任部门管理要勤、手段要新、执法要严。
      要在日常管理中发现问题解决问题。文化宣传体育部门要谨慎推广各种具有精神传销性质的健身养生项目,严格审查培训机构或信仰组织的教育培训内容。广播电视新闻出版一定要把牢海关,科学教奥修出版物在国内大量出版发行、瑜伽在广播电视大力推广的现象不能重现。
要创新管理手段。新兴宗教的一个特点就是“新”,新特点新面孔,以至于原有的法律法规无以识别,因此一旦出现新的动向和苗头,首先要予以重视,接着要着手研究,在没有充足把握的情况下要限行而不是放行,这样才不至于铸成《戴尼提》出版和奥修推广的大错。大数据采用应该成为新兴宗教管理方法选项。《国务院关于印发促进大数据发展行动纲要的通知》(国发〔2015〕50号)指出,要“加强有关执法部门间的数据流通,在法律许可和确保安全的前提下,加强对社会治理相关领域数据的归集、发掘及关联分析,强化对妥善应对和处理重大突发公共事件的数据支持,提高公共安全保障能力,推动构建智能防控、综合治理的公共安全体系,维护国家安全和社会安定。”
要依法办事精准打击。要严查并销毁各种邪教读物,整肃新兴宗教神秘膜拜教育培训和传播市场,立案查处各种新兴宗教神秘膜拜危害案件,收缴传授新兴宗教神秘膜拜暴利,处理传授新兴宗教的实体和个人,取缔传播新兴宗教民间团体和企业实体,依法查处放行新兴宗教的责任者。要运用法律武器打击精神传销、神秘膜拜和邪教。如对秦铭远在广州、深圳、北京、上海等地的身心灵机构,以事实为依据以聚众淫乱治罪,对“新天地”则以非法传教打击。
          (原载:《科学与无神论》2021年第6期,责任编辑:黄艳红)
 
本文为湖南省社科基金重点项目“境外新兴宗教与神秘膜拜团体渗透及对策研究”(17ZDB003)的阶段性成果。
①戴康生:《当代新兴宗教》,东方出版社,1999年,第9页。
②《应将“精神传销”挡在国门之外》,《法制日报》,2008年4月10日。
③有情人终吃火腿:《北京据说有三十万仁波切,骗吃骗喝骗财骗色吗?》,https://www.xcar.com.cn/bbs/viewthread.php?tid=21944187,2015年5月24日。
④最高人民法院 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组织、利用邪教组织破坏法律实施等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检查日报》,2017年1月26日。
⑤林森:《一个注射了糖精的西瓜——读罗恩·哈伯德的<戴尼提>》,《中国图书评论》, 1989年第2期。
⑥搜素日期:2021年10月19日。
⑦博科园:《灵修巫术攻陷高校了吗?从朱清时到修茹琳》,http://www.yidianzixun.com/m/article/0GnhVJID,2017年7月8日。
⑧厉洁:《警惕洋邪教 多地依法取缔“新天地教会”》,中国反邪教网,http://news.china.com.cn/2018-11/30/content_74225804.htm,2018年11月30日。
⑨京都之声:《“新天地耶稣教证据帐幕圣殿”是怎样的邪教》,宁夏新闻网,https://card.weibo.com/article/m/show/id/2309351001934354751499246165,2019年2月11日。
⑩https://undocs.org/pdf?symbol=zh/E/CN.6/2014/NGO/138, 2021年7月24日。
⑪国家新闻出版署:《关于不得出版“国际奎师那知觉协会”的宗教图书的通知》,《中国出版年鉴》,1996年,第263页。
⑫赵武平:《包装出来的心理大师》,《中华读书报》,1996年8月14日。
⑬朱维群:《共产党员不能信仰宗教》,《求是》,2011年第24期。
⑭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4/23/c_1118716540.htm ,2021年8月14日。
⑮http://www.xinhuanet.com/politics/2016-04/23/c_1118716540.htm ,2021年8月14日。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