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生活 >

土地革命时期江西苏区的反迷信运动

时间:2006-02-26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06.1 作者:诸 山 点击:
在我国,迷信是自给自足的封建社会长期延续的产物,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民不但深受来自地主阶级政治上和经济上的残酷剥削,在精神上也处于被压迫的境地。这种状况一直到近代也没有发生本质上的改变,而农村是封建迷信最为盛行的所在。在江西,一份关于革命
  

    在我国,迷信是自给自足的封建社会长期延续的产物,生活在社会最底层的人民不但深受来自地主阶级政治上和经济上的残酷剥削,在精神上也处于被压迫的境地。这种状况一直到近代也没有发生本质上的改变,而农村是封建迷信最为盛行的所在。在江西,一份关于革命前兴国社会的情况调查说:“兴国的迷信鬼神,可说应有尽有,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没有一天不是在迷信鬼神中”。调查者举正月的例子说,“有一种长光神,城乡都有,日夜的香烛不断,一般人藉敬神的地方,做他们的赌博场。城江背的地方,还有一种海神,这是兴国特有的神,一共三十六种神壳,奇形怪状,无奇不有……还有一种茅山,人家病了,他们假借招魂的法子惑众,是男人化装女人,口唱淫词……丑态百出,一股流氓赤膊鬼,趋之若鹜,这是一种最坏的东西。”①
    毫无疑问,这种以愚弄人民、奴役人民为其根本特征的封建迷信活动,与中国共产党领导的土地革命的宗旨是格格不入的。土地革命不仅要在广大的农村进行深入的土地分配运动,从根本上解决有史以来种地人没有耕地的社会问题,真正让农民在政治上、经济上翻身作主;同时还肩负着进行文化变革的使命,把知识和人的尊严还给农民。因此,一场以“灭神”为标志的轰轰烈烈的反迷信运动蓬勃开展起来。
    所谓“灭神”,就是反封建迷信,反对神权。苏区的反对封建迷信运动从教育开始,可谓声势浩大。这场运动主要包含以下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红军带头反迷信,以强有力的宣传攻势打击封建迷信。井冈山革命根据地建立之后,毛泽东同志曾经对农村社会作过多次调查,发现迷信十分盛行。由于迷信的严重存在,使得老百姓面对自己的苦难非常麻木,不利于土地革命的开展。当时红军各部均设有宣传队,他们按照毛泽东的指示,不仅善于同国民党反动军阀进行战斗,而且善于做宣传工作,向老百姓宣传共产党和红军的性质,给他们指出前进的方向。宣传队以丰富多彩的文艺形式说明神之不可信,鬼、巫之无用。他们还把澎湃亲自写下的“铲除迷信”诗公布出来:“神明神明,有目不明,有耳不灵,有足不行,终日静坐,受人奉应。逢迎无益,不如打平。打平打平,铲个干净。人群进化,社会文明。”②
 


 


 


 


    二、开展群众性扫盲运动,普及农民教育。反迷信教育也是教育部门的重要任务之一,要彻底破除迷信,必须提高苏区群众的文化水平。在各革命根据地,普遍建立了以政治教育和识字扫盲为主的夜校和识字班(组)。就夜校而言,入校学习的都是16~45岁的男女青壮年,也有少数45岁以上的中年人。据1932年8~9月江西境内兴国、会昌、寻邬、万泰、胜利、永丰、宁都、公略、赣县、安远、于都、乐安、南广、宜黄等14县的统计,共有夜校3,298所,学生52,292人。尤其是妇女群众,进夜校学文化的热情很高。如兴国县夜校学生15,744人,妇女就有10,752人,占69%。就识字班(组)而言,则是专为那些年龄较大、劳动、工作较忙离校址过远或有小孩拖累,不能入夜校学习的成年男子举办的。他们根据居住地接近的原则统一编组,每组少则3人,多则10人,组长是民主选举出来的,一般由多少识几个字的人来担任。凡是参加识字班(组)的人,统一规定每人识字    3,000个,就算脱盲。县区文化部门经常举行识字比赛,在各个村口竖立识字牌,帮助大家识字。在实施教育过程中宣传破除迷信。有关反封建迷信的内容在小学课本中也有所反映,如中央苏区的《共产儿童读本》第一册第二十课、第二十一课写道:“木菩萨怕火,泥菩萨怕水,纸菩萨又怕火又怕水。菩萨,菩萨,你有什么灵呢?有口不会说,有手不会做,有足不会走,有耳有眼不会听看。菩萨,菩萨,你有什么用呢?”这些教育都从浅显的道理入手,帮助人们自觉破除迷信,取得了良好的效果。
    三、以青少年为主要力量,实行大张旗鼓的破除迷信的运动。在各级苏维埃政府的积极推动下,苏区社会形成了强大的反迷信舆论。与广泛开展群众性扫盲运动的同时,青少年的教育得到了长足发展。“列宁小学”、“列宁师范”、“工农学校”几乎遍布苏区的每一个县、区、乡、村,适龄儿童基本上都能入学学习,接受共产主义思想和科学教育。在这种背景下,就有了以青少年为主的反迷信运动。这种运动十分猛烈,触及农村社会的各个角落,风行于各苏区。
    经过数年的努力,苏区“多数群众,都知道迷信是封建残余的恶习,欺骗、剥削工农的东西,一致起来反对和铲除这种恶习”③。过去迷信、神权牢不可破,现在“民众大部分是不信神了”。由于没有人信神,香烛、黄纸生意基本消失,“黄纸店也倒了”,“庙宇祠堂变成了农民工人士兵的政府办公室,或者是游戏场,许多农民家里以前(供着)家神‘天地君亲师’位的,现在都换以‘马克思及诸革命先烈精神’”④。反封建迷信教育使农村社会面貌焕然一新,标志着共产党领导下的苏区发生了深刻的社会变革。
      注释:
      ① 黄家煌《兴国的社会情形》,《新江西》第1卷第2号
      ② 《澎湃文集》,人民出版社1981年,第331页
      ③ 《红色中华》1933年11月26日,第129期
      ④ 《赣西南特委刘士奇给中共中央的报告》(1930年10月7日)
    作者简介:诸山,井冈山大学人文学院副教授,北京师范大学历史学博士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