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社会生活 >

我和相面人玩游戏

时间:2006-08-16 00:00来源:《科学与无神论》06.2 作者:竹方斌 点击:
有一天我去西湖游玩,在玉泉出来的路口等人,忽见一人前来搭话:“先生,你好福相哪
  

       有一天我去西湖游玩,在玉泉出来的路口等人,忽见一人前来搭话:“先生,你好福相哪!”

       看那人装扮和语气,知道面前之人是看相测字者无疑,原想不予理睬。可这人很有沾劲,继续朝向我说:“我眼睛从来不会看错人,先生耳朵大又均称,显示福路通达,额角那里有官场纹路,还有手掌纹路可看财……”

       我是个已经退休之人,谈福路还有音头,谈官路财路已经毫无意义。看面前之人叽叽不休,不由“哈”地一声笑起来,“我这个年纪,看官路财路还有意义吗?”

       那人连连说:“有意义,有意义,不说古时朱   买臣老年运转做官,就说现代人,老年升官和发财的例子有的是。”

       我摇着头说:“看看耳朵和额角,再看看手掌,就知道一个人的运道,我不相信。”

       他吹起牛来,“去年我在这里给人看相,说那人有财运,当时他也不相信。后来他真的财运来了,上个月还特地前来找我相谢呢!”

       “你在瞎编骗人。”

       “真的,我不骗人。要不,我可以先给你看看、算算。说错了,分文不收;说对了,任你随便付钱,而且不论多少,好吗?”

       要等的人一时半刻还不会过来,等人时间似乎特别慢。心想利用这等人时刻看他玩把戏也好。“如此说来,你是既看得出也算得准未来,一定更看得出算得准过去了。”

       “当然,我看出来你是退休的国家公职人员。”

       我的确是国家公职退休人员,听他如此说,我吃一惊。“这你也看出来了。”

       “自然,如果你写一个字,我会算得更准。”

       心想既然是来游玩西湖风景,我在地上写了一个“湖”字。他当即说:“湖字是三点水旁边的胡,呵!你的工作同水有关。”

       又被此人说对,我开始更吃一惊,心想自己一向不信看相、算命、测字之类,可他……莫非里面真有点玄机?我默默沉思,猛抬头见此人眼光在看我的拎包,立刻醒悟过来。心想好一个旁敲套用,原来是我的拎包所印“某某水利学会”暴露给他了。但我的惊讶早已看进他眼里。他得意地笑着:“我说对了吧!”

       我赶紧说:“我写湖字不是算职业,拎包上的字早把底细告诉你。从这湖字加上我的面相,如果你说得出我的过去,我才相信你。”

       他说:“生活经少吃少穿,工作历风风雨雨。”

       我说:“废话。少吃少穿和风风雨雨,可说是我们这一代人普遍经历,人人都会看得明算得准。你如果真有本事,就测算我的家庭。”

       他朝我的耳朵和额角左看右看,还要我伸手掌给他看,而且看得很慢。“你的生肖?”

       “属牛。”

       他口中喃喃地说:“夫人如果属鼠,比丈夫大了。也属牛,同岁。应该是虎、兔、龙、蛇、马……”

       看他装模作样分明在套我话音,我脱口说了句:“妻的年龄比夫大不好吗?”

       他像抓住稻草似地说:“妻大夫,财进门,好,好,看来你的财相笃定的了。”

       我笑着说:“妻子年龄比我小两……糟了。”

       他赶紧说:“妻小夫,有财运。小两岁……是属兔,好。如果属虎,虎会欺牛,那是妻管夫;属龙嘛,牛龙难配,夫妻间会吵架,肯定是牛兔配好。看你一副福相、官相、财相,在职时做过官,财源内滚,退休后享福之人。”

       “可我的妻子是属龙,而且我们从未吵过架。”

       “啊!这……是你的福相、官相、财相又大又硬,是牛劲十足的硬命,龙也只能随牛相。”

       “你这是看风驶舵翻舌头,现翻现卖骗钱。”

       “我看过相命书,那是有根据的。”

       “写相命书的人更是骗子。”

       “你这人惜钱,小气,我不同你说了。”说后他不悦地离去。

       我哈哈地大笑。

     作者简介:竹方斌,浙江省平湖市自由撰稿人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