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首页
当前位置: 主页 > 学术争鸣 >

张颖清事件的多层次性

时间:2006-01-13 00:00来源:科学无神论网 作者:科海泛舟 点击:
张颖清事件包含了很多不同层次的问题,应该区分开来谈。 一、生物全息仪的用途宣传有问题不等同于生物全息仪有问题 张颖清声称生物全息电图诊断仪、生物全息治疗仪能够诊断和治疗多种疾病,不知是否经过严格检验。虽然这两种仪器都有正规的医药器械批准文号
  

  张颖清事件包含了很多不同层次的问题,应该区分开来谈。
  一、生物全息仪的用途宣传有问题不等同于生物全息仪有问题
  张颖清声称生物全息电图诊断仪、生物全息治疗仪能够诊断和治疗多种疾病,不知是否经过严格检验。虽然这两种仪器都有正规的医药器械批准文号,但这种器械审查通常只是审查它的物理性能,并不审查它的医疗效果,因此它们的医疗效果有被夸大的可能。如果证实这两种仪器的用途确实被夸大了,还不能说它们就是不合格的产品。就像如果有人用板蓝根来预防“非典”当然是错的,但并不能因此就说板蓝根不是种合格的药品。
  二、生物全息仪有问题不等同于生物全息律有错误
  也可能对这两种仪器的审查有误,它们在医疗上实际上根本就没有任何有实用意义的作用。但即使这两种仪器根本不合格,也不等于生物全息律就是错的。就像现在有许多号称使用了纳米技术的产品并没有什么更好的性能那样,不能因此就说纳米技术是错的。
  三、生物全息律有错误不等同于搞伪科学
  周慕瀛对生物全息律的质疑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是没有一点儿可以商榷的地方。这里暂不讨论周慕瀛质疑的具体内容,即使周慕瀛的观点全都正确、张颖清的观点完全错误,也不能说张颖清就是在搞伪科学。伪科学不同于科学研究中的错误。“识别某种学说是否是伪科学关键不在于它的结论,而在于它的研究方法。”(《如何鉴别伪科学》http://www.kxwsl.com/readnews.asp?newsid=791)燃素说和地心说虽然是错误,但都不是伪科学。“特异功能说”在首次提出来的时候也不能说它是伪科学,只是在支持它的大量例证被明确否定后一些人无视反例的教训仍用类似的例子来证明“特异功能说”的时候,它才成了伪科学。(《老百姓也能识别伪科学家――简单准确的态度判定法》http://www.kxwsl.com/ReadNews.asp?NewsID=572)因此,张颖清是不是在搞伪科学关键是看他的学说被质疑后他是继续只找对自己有利的例子来支持他的学说而无视缺陷,还是针对缺陷进行进一步的研究。可惜张的后继文章没能发表出来,所以我们现在还没有依据判定他在搞伪科学。
  四、搞伪科学不等同于有品质问题
  即使根据张颖清的后继文章能够判定他确实在搞伪科学,那也不等于他有品质问题。比如有的人坚信能够造出永动机来,不断地进行试制,这当然是在搞伪科学。但只要他没在实验中掺假,我们就不能说他有品质问题。现实中思维方式问题和故意作伪问题往往搅在一起,这里的界限是:如果一个人已知某事例有假,却仍用该事例来支持他的学说,那就是品质问题;如果一个人并不知某事例有假,只是把未经过科学检验的事例都当真,那就只是思维方式问题。
  五、有学术品质问题不等同于有政治问题
  如果说为了经济利益急于把尚不成熟的技术商业化这类做法属于品质问题的话,那这至少还不是政治问题。
  其实我国很多搞伪科学的人是非常想把他们的学术问题操作成政治问题的。千方百计地请高官、名人出席、讲话、题字、合影等以作为自己的虎皮,凡批评意见一律称为政治打击以博得人们的同情,这些在我国几乎已成为可以据以识别伪科学活动的标志了。上世纪末伪科学在我国鼓噪一时确实产生了一些社会问题,以致后来形成了像“法轮功”一类的政治问题。《伪科学曝光》正是在这样一种背景下编辑的。所以这本书并不完全是一本纯学术型的文集,关注社会问题也是它的一个重要视角。两院院士王大珩在《序一》中说:“伪科学是反动的,是与社会主义社会,与以马克思主义和毛泽东思想为指导的唯物主义和实事求是的精神根本不相容的。”中央党校副校长龚育之在《序二》中说:“我们现在讲反对‘伪科学’,……反对的就是用‘科学’的名义来宣传迷信和进行诈骗……”。这可以看作是该书编辑的基调。在编排中该书又将“全息生物学”与陈林峰、王洪成、张宝胜、严新、柯云路等人几乎并列。这样,不仔细看全书确实容易给人以张颖清有政治问题或欺诈问题的误导。不过,其实无论是作序的王大珩、龚育之,写《对全息生物学的质疑》的周慕瀛,还是推荐该文的邹承鲁院士,以及该书其他的作者、编者,各自对“伪科学”的界定未必都完全一致。该书的《编后记》说:“这部文集只代表一部分人的看法,并非给某人或某事定性。对本书中的观点有不同看法,是完全正常的,欢迎讨论、批评。” 这也是该书的基调。因此,作为各种一家之言编出来让大家讨论也未尝不可。问题是张颖清写的反驳文章《中国科学报》不给发表,这就有点儿不太好了。当然主编可以在法律、纪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内根据自己的偏好决定某篇文章的发或不发,这也还说得过去。但如果至此之后张颖清的文章在各报刊都无法发表了,那性质就不一样了。
  六、不给发反驳文章的性质不等同于不给经费的性质
  现在我国一般科学家的科研经费主要靠对各种科研项目的申请。由于僧多粥少,并不是所有合理的项目都能得到资助。评委不同意资助某个项目并不一定意味着否定该项目,可能只是觉得它不是“刀刃”。任何机构出钱总是要资助自己偏好的项目,只能尽量公平,不可能完全公平。基金不可能为同一个项目给几个项目组都提供资助,但报刊则不同,它们应该而且也可以为对同一事物有不同观点的人都提供适当的发表意见的场所。当然编者不可能总登自己不同意的文章,但对有争议的话题,特别是点名批评某人的文章,只要在法律、纪律和道德允许的范围内,就应该刊登另一方的答复。如果确实担心发表反驳文章会误导大众思想,可以先约人针对反驳文章再写一篇文章,然后两篇同时登出来。总之,一次机会都不给,显失公平。
  七、当务之急是先把张颖清的反驳文章给登出来
  为了营造一个宽松的学术氛围,建议从本网站做起,通过严谷良等或其他知情人尽快找到张颖清的那篇反驳文章,在本网站贴出来,好让大家对事件的进一步讨论有更充分的依据。张颖清的文章即使漏洞百出总不至于有什么反动、淫秽的内容吧。《科学与无神论》不也登过《为伪科学正名》这类的文章吗?本网站不也有很多为有神论、伪科学张目的帖子吗?我想本网站应该有贴这篇文章的气量。如果我们要不得不像考证远古时期人类语言那样去探究张颖清的那篇文章究竟说了些什么,那才叫“冤”呢!
  反伪科学是个细致的工作,处理得不好会适得其反。
  将以上分析概括如下:
  我怀疑那两种生物全息仪的实用价值,但我支持张颖清公开为自己辩护的权利;
  我不太认同张颖清将获诺贝尔奖的可能性,但我认为像张颖清没有公平辩论的环境这类现象确实是影响我国产生诺贝尔奖获得者的因素。

(讨论在:无神论坛―科学普及―社科普及―关注张颖清事件http://www.kxwsl.com/leadbbs/Announce/Announce.asp?BoardID=7&ID=17093&p=3&q=1&r=10763

顶一下
(1)
10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
最新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所有评论
请自觉遵守互联网相关的政策法规,严禁发布色情、暴力、反动的言论。
评价:
表情:
用户名: 密码: 验证码:
推荐内容